□卞廣春
  26日發佈的社科院藍皮書《形象危機應對研究報告2013-2014》稱,官員形象危機呈“多元高發”態勢,群眾認為2013年形象最差的官員群體依次為:城管、學校領導、醫院領導、村幹部、警察、國企領導和民政幹部。(5月28日《京華時報》)
  看到這份研究報告的排名結果,總覺得“形象最差的官員群體”有點不對勁。原來,我們都習慣站在贊美的角度,把一些品德好、素質高、積極為群眾服務、做出顯著成績的官員推選出來,獎勵他們,並體現對他們的尊重,激發更多的人向他們學習。但《形象危機應對研究報告2013-2014》從挑刺的角度,按官員群體形象的最差依次排名,這種打破了按最優排名的習慣,另闢蹊徑,可能會體現出更多的價值。
  我們並不希望某一官員群體形象被列入最差,但政治生活、官場生態與經濟生活一樣,總是會有好、中、差。對最好的給予獎勵,對最差的予以處罰,讓中等的受到鼓舞和鞭策,使所有群體成員不敢消極怠慢,形成積極向上、勇爭最優的氛圍,對所有群體形象的改變,對被服務的廣大市民群眾,都是一件皆大歡喜的好事。
  之所以認為官員群體按形象最差排序是好事情,是因為這樣的排名更容易引起公眾的興趣,使形象最差的官員群體受到更廣泛關註的同時,從“自我感覺良好”的狀態中徹底清醒過來,並觸動他們發起自我反思、批評與自我批評、自查自糾、對上級保證、向群眾承諾整改的一系列應對舉措。
  不可否認,城管、學校領導、醫院領導、村幹部、警察、國企領導和民政幹部這些官員群體中,也有不錯甚至很好的官員,但由於群體形象排名差,其中的好官員也會被淹沒或失去了自我。對此,好的官員需要發揮先鋒模範作用,以一當十地影響所在群體,同時幫助同僚找問題,力爭改變群體形象,為擺脫最差排名向前跨越一步。
  2013年形象最差的官員群體,問題主要集中在貪、瀆、色、假、枉,其中,貪和瀆分別占 30.7%、24.8%。這其實給最差官員群體改進工作、擺脫危機指明瞭大方向。客觀上講,有些群體的工作本身就存在著爭議,要做好,很難不得罪群眾。如城管,他們被推到執法一線的概率遠大於其他任何一類群體,極易引起被執法對象的誤解,獲得差評的機會相對較多。這些群體應該努力依法執法、智慧執法,多與群眾交流溝通,以理解和尊重對方的行為舉動來獲得理解與尊重。
  按最差依序排列的形式,也應該推廣到其他層面,形成差評與優評同在、或強化差評的常態化機制。比如,評比先進單位、先進個人時,不妨也評一評落後單位、落後個人,獎勵先進單位、先進個人時,不妨也讓落後單位、落後個人受到處罰。當最優和最差的群體形成最強烈的對比時,才能使評比起到更大的作用,使所有單位或個人學有榜樣、做有目標,單位或個人才不會覺得評比、評選活動可有可無、無動於衷。
  (原標題:如何解讀最差官員排名)
創作者介紹

林峰

oq56oqgl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