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訊 記者王殿學 實習生 王付嬌 發自北京 昨天,最高法院發佈2013年度信息公開十大案例。最高法院行政庭副庭長李廣宇表示,信息公開的自由裁量權較大,公開10起案例,目的是儘量統一行政機關信息公開尺度,同時統一司法機關裁量尺度。
  信息公開條例生效前的信息也應公開
  南都記者發現,公佈的10起案例基本上涉及了目前信息公開的一些爭議問題,最高法院還對爭議進行瞭解釋。比如,天津市民曾向天津市和平區房地產管理局案申請公開一家公司與區土地管理中心簽訂的委托拆遷協議以及相關費用,和平區房管局以屬於商業秘密不公開,法院判決應該公開。最高法院認為,商業秘密的概念具有嚴格內涵,行政機關也應當進行審查,不能單純以公司的說法為準。
  有一些地方政府以申請公開的是信息公開條例生效前的信息而不予公開,最高法院認為也不正確。錢群偉在浙江省慈溪市掌起鎮政府申請公佈柴家村2000年以來的徵地拆遷戶中貨幣安置戶的全部名單及分戶面積等。訴訟過程中,鎮政府表示,《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於2008年5月1日起才實施,在此之前的政府信息不能公開。法院判決應予公開。最高法院認為,《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並沒有將信息的形成時間進行限定,也沒有將歷史信息排除在公開的範圍之外。
  還有一些地方政府以信息已歸檔,檔案不能公開為由拒絕信息公開。彭志林向長沙縣國土資源局申請獲取本組村民高細貴建房用地審批信息。長沙縣國土資源局稱,集體和個人寄存於檔案館和其他單位的檔案,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公佈。法院終審判決重新答覆。
  公佈典型案例目的是統一同樣問題的處理
  案例還涉及一些信息公開條例沒有規定的情況。比如國務院曾規定,處於討論、研究或者審查中的過程性信息,一般不屬於應公開的政府信息,這一規定使一些地方政府以屬於過程性信息而不公開。去年,姚新金申請福建省永泰縣國土資源局公開一建議項目的農用地轉用方案、征收方案等。永泰縣國土局稱信息屬於正在審查的過程性信息而不公開,法院終審判決應該公開。最高法院認為,當政府決策、決定完成後,此前處於調查、討論、處理中的信息即不再是過程性信息。
  李廣宇表示,國務院的規定缺乏明確的標準,比如哪些屬於過程性信息,哪些情況下應當公開都沒有具體明確的方案。李廣宇還表示,這次公佈典型案例,目的也是儘量統一同樣問題的處理,統一行政機關信息公開尺度,統一司法機關裁量尺度。  (原標題:最高法發佈案例統一信息公開尺度)
創作者介紹

林峰

oq56oqgl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